诶呦喂

感觉很不好

什么叫
“你故意的吧”
我故意的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们重复发来发去的
别人的我都没发第二次
为什么到你这里要发第二次

顺畅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月
只要和你交朋友就会添堵

阿西吧
吃药吃药
吃完药睡一觉

我**一晚上没睡
你一早上直接跟我说重发
(嗯 这点不怪你 是我的问题)


怪我嘴没个把门的
您老以后的问题
我一律不知道


还是会成为一个怂逼
谁让我就是一个傻逼

其实我不喜欢通宵
但是我更讨厌睡觉

换一种的方式来活着

决定啦

保留那份纯真
珍惜那点柔软
坚守那丝善良
做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跳跃着
宁静着
度过每一天

或许未来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
或许未来不会到来
或许未来的自己还不如现在

但那只是未来
我却活在现在

如何解决现存的死结呢
我不会选择再系一个
方法是哪一个
它在哪或许是我要找寻一辈子的答案
不可以因为茫然就放弃奔跑
即使是走也要走得坚定

最坏的过去已经过去
最坏的未来还是未来

出来吧
醒来吧

孩子你该醒来啦

从今天开始我会呵护你
我会保护你
用我的那份骄傲
保护你的童真
任性地生活吧宝贝
你可以过得更好
好好地生活吧
过去的你授予我的
是那份坚定的内心
也许
会过得很差
也许
会变得很好
你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任性吧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我会保护你的。

嗯|・ω・`)………………

论文查重0%
我的天哪
妈妈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呀


查重率太低真的不行吗

这已经不是低的问题了吧

!!!

你说咱家经不起
什么时候经得起了呢?

你说我还在上学
还好我还在上学

你说
为什么我的祝福就这么的不管用呢
短短六个月

我还能说什么呢

活着好难呀

无题


你还好吗

有孩子了吗

独自一人

还是家庭美满

突然而来的问候有没有打扰到你

不知这来自现在的问候会不会传达给你

未来的你

会看到吗

会的吧

今日突然有了感触

也许是风
也许是草
也许是蜂
也许是叶

总归
我问候了

你还好吗
过得怎样




呵呵 有病
嘿嘿 无所谓

写给你

想打给她
她在干嘛
工作
工作
工作
还是淘气了一把
开着车
吹着风
成为了
一个
如风般的姑娘

可爱的姑娘
祝你一生快乐
祝你幸福美满
祝你身体健康
祝你可以如风

风也飘飘树也飘飘
花也飘飘叶也飘飘

不知我可以陪你多久
不知你可以陪我多长
他已飘散
我们亦会散去
待到那日
我们可否相聚
我们可否相交

人生不过离合
这离合有多少
欢笑
哭泣
无奈
无力
放弃
执着
欣喜
雀跃
什么都不重要了
什么却都很重要
有什么要放下的
有什么放不下的
有什么放下了的
有什么
有什么
还有什么
都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有了

人生呀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若要放下
为什么要拥有
既然拥有了
又为什么要放下
放下究竟是什么
放下真的是放下吗
它貌似不是放下

始终飘散
终究消失
但是他存在过
我亦存在
我亦消失

消失亦会存在
存在还会消失
如此折腾
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什么

这些问题
存在了
又消失了
消失了
又产生了

人生啊
我该奈你何
人生呀
我不会奈你何


人生
你可还好

既然一切如此
我也就没有什么可苦恼
愤怒
悲伤
怅然若失

生而为人
思人想
做人事
感人物
成为人
亦或为仁

终究是人
为何要痛苦
为何要悲伤
为何要愉悦
为何要雀跃

痛苦会快乐
快乐会悲伤

那就成为一扇镜子吧
痛苦就痛苦
快乐就快乐
悲伤就悲伤
雀跃就雀跃

待到空门
一切随风
或许会更痛苦
或许会更愉悦
亦或许
什么都没有了
一切成空
我还会悲伤
我还会高兴
我还是我
我终究是我
我永远是我
没有什么可以成为我
没有什么可以替代我
没有什么
没有什么

成为无
消散了
潇洒了
自在了
没有了
永存了
离开了
回来了

回来了

回来了

他明白

她明白

它明白

我会明白吗
我会明白的
我不会明白

无所谓了
时间在走
人在流
花香依旧
草儿仍绿

惊了
静了
净了
境了

什么都好
开心就好
不是吗

姑娘呀
如风般的姑娘
不知你在干嘛
也许在工作
也许在苦恼
也许在思念
也许在

干嘛呢

愿你如风
我这一生终究荆棘
我这一生终究坎坷
我这一生终究结束

愿你如风
如风般的
自由
我亦会如风
陪着你
陪着你们
如风

飘散
相聚
分离

万事到头来
终究一场空
不是吗

不必悲伤
不必痛苦

孑然一身

好吗?






并不喜欢这样
为何要唤醒这样的我
缺少一份温柔
缺少一份耐心
缺少一份柔和

又变得一身尖刺
又变得如此的不耐
又变得一身戾气
又变得这样的厌烦

哪个是我
哪个都是我
也许真的是这样

我就是我
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既然终会消失
又为什么要在意这些呢

随意的活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