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呦喂

在无限的喧嚣中感受极度的孤寂

雪夜

雪花


飘下


我跃起


落下


我成为了雪花


-我不停的出现破裂,每次破裂都是消失 每次出现都是新生

我不停地在死亡


-我知道呀,别人看到的你是他 你不是他,你也成为不了他   但是我所看到你是你 ,所以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既然生来如此,已经成为了必然,但是我来保护你 我们在一起 ,至少在次的新生中,你的这一世中 ,你可能会不再孤单


-我们相互拥抱。可不可以?

小老弟的第一问

小老弟犹豫的不是颜色

是更为本质的

要不要?


小老弟

小老弟可以得到一件卫衣了


可以指的是无可厚非

并不是十分想要

但也不是不想要

一半一半


然后小老弟的妈妈的朋友来了

“喜欢就买”

小老弟的压力来了

不要嘛?

会不会给妈妈丢脸

要吗?

并没有到非要不可的地步

小老弟的眉头出现了褶皱


预订好了

第二天来取

(再给自己一晚上的适应时间)

也算一种折中

小老弟安慰自己道


A小姐不喜欢被称呼为小姐


妹妹太小

姐姐又有点社会味


A小姐有点不知所措


A小姐挺可爱的


(๑•̀ㅂ•́)و✧
加油呀!

超级可爱了

陈亮:

弄堂生活——《江南水乡生活影像档案》003